الخميس، 4 أبريل 2019

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 阿多尼斯 & 薛庆国为你读诗 • 第889期 为你读诗2018-04-09 11:08:26



我的欲望

是自始至终

成为一个陌生人,叛逆者,

将词语从词语的桎梏中解放。



▎图说

图为“诗人建筑师”林江泉、曾东平的作品《阿多尼斯的故乡:叙利亚》。对于阿拉伯主流文化而言,阿多尼斯是离经叛道的,但同时,他也对他的祖国爱得深沉。



▎收听

点击音频或下方视频,即可收听





境况(中阿双语)




作者:阿多尼斯(叙利亚)

为你读诗:

薛庆国(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院长)

阿多尼斯(当代著名诗人)




诗人的境况

你只能朦胧地理解他。

可他是多么清晰:

意义的太阳,有时,

会被墙的阴影遮挡。



思想者的境况

我经常犯错,我依然在犯错,

我希望这种错误持续不断——为了获得被照明的真知。

我不要完美,在我的呐喊和叹息中迸发的思念

并不需要一张靠椅。



草寇的境况

我只有这个濒死的时代

我只有这本濒死的书籍

我只有这条濒死的道路

我只有这个濒死的国家

我只有这份正在前行的虚空

——在人类的脚步下升腾、蔓延



写作者的境况

儿童写道:“城市的声音响起

重复着叹息和哀歌。”

老人写道:“唉,我们这块土地的泉流是红色的。”

穷人写道:“空虚是我们脚下的种子。”

诗人写道:“绳索拖曳着

在窝巢旁窒息而死的鸟儿。”

太阳会写什么?它对太阳的子嗣会说些什么?



疑问者的境况

是什么在他内心涌动?

爱与恐惧的碎片?

梦的队列?

马群?幽暗的不眠之火山?



他探究

任由这股激流奔腾

驱赶着一排排骇浪和宇宙搏斗

墨水

下垂的手掌

谁在书写?

啊,激流——朋友、敌人和父亲!



流亡者的境况

他逃离了他的民众

当黑暗说“我是他们的大地,我是大地的奥秘”的时候

他该如何、怎样称呼一个国家

——不再属于他、他又舍此无它的国家?



译者:薛庆国




حالات 



حالة الشاعر

لا تعرفه إلا بغموض. ما أوضحَهُ:

شمس المعنى

يحدث أن يحجبها

ظلُّ جدارٍ.



حالة المفكّر

دائما كنتُ أُخطئُ، ما زلت أخطئ، 

آمل أن يتواصل،

من أجل ذاك اليقين المنوَّر، هذا الخطأْ.

لا أريد الكمال، وليس الحنين الذي يتفجر في شَهقاتي

وفي زَفَراتي،

حنينا إلى مُتَّكَأْ.



حالة الصعلوك

ليس لي غيرُ هذا الزمان الذي يُحْتَضَرْ

ليس لي غير ذاك الكتاب الذي يُحْتَضَرْ

ليس لي غير هذي الطريق التي تُحْتَضَرْ

ليس لي غير تلك البلاد التي تُحْتَضَرْ

ليس لي غير هذا الفراغ الذي يَتقدّم،

يعلو، ويمتدّ في خطوات البشرْ.



حالة الكاتب

يكتب الطفل:"صوت المدينة يعلو

         يردد آهاتها وأناشيدها".

يكتب الشيخ:"آه، الينابيع حمراء في أرضنا".

يكتب الفقراء:"الفراغُ بِذارٌ بين أقدامنا".

يكتب الشعراء:"الحبال تجرّ العصافيرَ

          مخنوقةً

          حول أعشاشها".

ما الذي تكتب الشمس، ماذا تقول لأبنائها؟



حالة السائل

ما الذي يتحرك فيه؟ جُزَيْئَاتُ حبٍّ وخوفٍ؟

قوافلُ حلمٍ؟

خيولٌ؟ براكينُ من أَرَقٍ غيهبيّ؟

يتقصَّى،

يُجيَّش هذا الهديرَ، ويُزْجِيهِ صفًّا فصفًّا؟

     في عراكٍ مع الكون. حِبْرٌ

              وهذي يدٌ تتدلىَّ،

              ومَن يكتب،

أيُّهذا الهديرُ الصديقُ العدوُّ الأبُ؟



حالة المنفيّ

فرّ من قومه،

عندما قالت الظلماتُ: أنا أرضُه وأنا سرُّها.

كيف، ماذا يُسمّي بلاداً

 لم تعد تنتمي إليه، وليس له غيرُها؟


▎诗享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阿多尼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阿多尼斯,1930年出生于叙利亚小镇卡萨宾。14岁,因为写给总统的一首诗而从此改变命运,成为一位将诗歌作为武器的斗士。因政治局势与战争,他义无反顾地踏上放逐之路,1956年迁居黎巴嫩,1980年又移居法国。流亡,毋庸置疑是他对自由与灵魂的恪守。



阿拉伯文明是一段受伤的文明。但真正的诗人,是一个创新家、创作者,是不应该绝望的。如果绝望了就不会再写作了。阿多尼斯曾表示,在阿拉伯世界,诗歌的地位一直相当高。阿拉伯人生来就是诗人,文化都是融进诗歌的。对于他们,诗歌更像是一种神的、信仰的存在。



大概正是因为从战争走出来,他拒绝一切形式的暴力,无论何种缘由。正是对现实的不满,才更要创造一个新的现实,他书写月亮、空气、水、火,使这些接近生命本原的事物让人着迷。



- 图文下方,分享你的境况 -



▎乐说

薛庆国的读诗配乐是根据一首萨拉班德舞曲与变奏曲改编成的古典吉他曲Sarabande de Devisée。听着这首曲子去今晚的梦里转转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多尼斯的读诗配乐出自俄罗斯作曲家、指挥家及钢琴演奏家拉赫玛尼诺夫最成功的代表作之一“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稍慢的柔板,肃穆而舒缓。甜美而伤感的主题在弦乐、单簧管、钢琴不同声部依次出现,弥漫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格。



▎读诗嘉宾



阿多尼斯

原名阿里•伊斯伯尔,叙利亚出生的著名诗人、思想家。现旅居法国。迄今共出版了20余部诗集,并著有十余种文学评论与思想理论著作。他对诗歌现代化的积极倡导,对阿拉伯文化与社会的深刻反思,都在阿拉伯文化界引起广泛影响。阿多尼斯曾荣获数十项国际诗歌大奖。近年来,他还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





薛庆国

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阿拉伯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主要从事阿拉伯现代文学与文化、阿拉伯语汉语翻译理论等领域研究与教学。发表过有关阿拉伯文学、文化的著译作品十余种。



▎明日预告

明晚10点(11月7日),「为你读诗」特别节目——《一打盹,秋就没了》。

ليست هناك تعليقات:

إرسال تعليق

ملحوظة: يمكن لأعضاء المدونة فقط إرسال تعليق.